新苗|2021年10月17日发表作品 投稿邮箱:wenduxinmiao001@sina.com

发布时间:2021-10-17 14:33    浏览量:0    

榜样

■温州市绣山中学八(3)班 杨思乐

三年前的一件小事至今还刻骨铭心,地点在我的老家。脑海中的画面开始慢慢重现……

那天寒风凛冽,北风像锋利的刀子,铺头盖脸无情地砍来,晶莹的雪花宛如大捧的棉絮,被仙女抖落,轻盈地落在积雪上。街上冷冷清清,人们都围坐在家中的火炉边取暖。只有少数几个人浑身裹得严严实实,加急脚步赶路。我独自从附近的亲戚家赶回来,看到了这样一幕:

几个十二三岁的男孩,嘻嘻哈哈围成一圈,起劲地拿起石头砸向一只灰色老狗。它冻僵了,蜷缩着身子不停地颤抖着,发出微弱的呜呜声。我不由自主停下脚步,产生了强烈的反感:“凭什么折磨与你无冤无仇的狗!”但我敢怒不敢言,只得攥紧拳头。这时,一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小女孩来到“案发现场”,她的嘴唇颤抖着,全身大幅度抖动,然而这与冷没有丝毫关系。接着,我原以为会走开的她坚决地大喊一声:“停下!”为首的那个男孩诧异地抬起头,看清对方后,仍没反应过来,惊愕地眨眨眼睛,显然认为不会有人打断。等他反应过来后,便准备给她一个下马威,粗声恶气地吼一句:“不关你的事!”接着指挥其他人继续。小女孩没有放弃,相反的,她伸出纤弱的手,冻得通红的脸上充满着气愤,指着那条奄奄一息的灰狗,激动地说:“你们没有权力欺负它,狗也是一条珍贵的生命啊!”

“小头目”双手叉腰:“走开!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!”当他正准备继续干这件可恶的事时,小女孩从侧边冲进去,不等他们反应过来,就成功救出灰狗。只见她柔声细语地安抚它,并用轻柔的手法为其梳理皮毛。当注意到它需要的是温暖时,她不假思索地解下围巾,三下五除二就将它裹进去。不一会儿,呜呜声就彻底消失了。为首的男孩阴沉着脸,走上前索要。小女孩当然不给,生气极了:“像你们这种不尊重生命的人,不配拥有它!”他们都怔住了,围成圈,小声讨论起来,还时不时对小女孩指指点点。“小头目”听了其中一人的出谋划策,坚定地摇摇头,做个手势,就让他们解散回家了。我的心也随着他们的离开从嗓子眼放下。看着眼前的情景,我心里不由自主涌起一股欣慰,也为自己感到羞愧。

雪还在下,而我感到了世间的温暖。

图片.png

点击看温州都市报2021年10月17日4-5版报道版面图

动物奇遇记

■温州市黄龙第一小学四(3)班 赵麒然

暑假里,妈妈带我去了嗒咪动物乐园,这真是一次与众不同的“动物奇遇记”。

走进乐园,就像打开了动物世界的大门,一切是那么新奇,那么有趣。乐园的第一站是雨林秘境。神秘的雨林中,居住着很多冷血动物,有蜥蜴、蜘蛛、变色龙、蛇……冷血动物可不是说它们冷酷无情哦,而是指体温随环境温度的改变而变化,所以它们又叫变温动物。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,我小心翼翼地捧起一只鬃狮蜥,它全身金黄,背上长满了小小的犄角,眼睛散发着锐光,看着它在我的手上慢慢地爬动,我既兴奋又紧张。最有趣的要数变色龙和变色树蜥了,它们成天趴在树干上,可以发呆好几天,只有身体颜色会随着环境、情绪而变化,心情好就换个颜色开心开心,心情不好就变个颜色压压惊,好不自在!

穿过雨林,来到了奇幻森林。这里有可爱的“干脆面”小浣熊和长寿的“元老”苏卡达龟。苏卡达龟是世界第三大陆龟,最长可以活到100多岁呢!接着我们来到了狂野大陆,在这里我见到了《狮子王》里的丁满,原来它的学名叫细尾獴,它看起来十分胆小,总是在树干后面探头探脑,机警地环顾四周,萌萌的样子真可爱啊!

让我印象最深的是生命起源厅。这里有古老的生物——恐龙。恐龙是生活在距今大约2.4亿至6500万年前的一类陆生动物,也是地球首批可以单独直立行走的高级生物。恐龙的种类繁多,体型各异,小的体长不到一米,大的体长数十米,重达四五十吨,有食肉的,也有食草的。它们在地球上的陆地或沼泽附近生活,在地球上曾经称霸一时。后来不知什么原因,恐龙灭绝了,所以我们只能看到一些恐龙化石和模型。对于恐龙的灭绝,工作人员阿姨介绍说有很多种说法,比如气候变迁说、大陆漂移说、自相残杀说、陨石撞击说……真正的原因我们不得而知,但是不管当时发生了什么,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,那就是恐龙对所发生的事件无法适应或改变。我在想如果恐龙没有灭绝,会威胁到我们人类的生存吗?希望在不久的将来,这个神秘的谜题会被科学家们解开。

这次的“动物奇遇记”不仅让我奇遇了可爱的小动物们,还奇遇了许多课本上学不到的知识。奇妙的动物世界就像一本自然百科全书,里面有许许多多的科普知识,等待着我们去探索、去发现。

指导老师 李娜

泰顺大峡谷逃亡记

■温州市第十二中学七(7)班 杨夏贤晞

暑假里,我们一行十人,从泰顺大峡谷温泉酒店出发,开始向大峡谷底进发,寻找那藏在深山里的泉眼。

一开始我们经过500亩的茶园,脚下还是较为平坦的水泥路。好景不长,水泥路的尽头连接的是茶园的小石子路,小路通往竹林深处,渐渐变得陡峭。竹林里十分幽静,只有竹叶的“沙沙”声和虫子尖锐的争鸣声。石阶路面越来越陡、越来越滑,竹林里安静得令人害怕,使人惊慌。

“轰”!头顶上传来一声巨响,是雷声。竹林中那令人窒息的空气犹如增至两个大气压,无比沉闷。云朵就是导火索。闪电从云中爬了出来,带上凶猛的雷,向我们甩来。突然,一阵亮光闪过,随后,峡谷里的空气瞬间引爆,如同爆米花机引爆一般响彻云霄。天上乌云攒聚,雷声隐隐,这必定有急雨。

逃命开始了!我们正好在峡谷中间,退也不可,进也艰险,真是骑虎难下!我们逐渐从走到跑,从慢到快,越往下地势越险峻。一行人跑跑停停,已经分散成三拨人马,都已经狼狈不堪了。小路回环曲折,草木葱茏,树木阴森,苔藓丛生。途中还有高树修竹,纵横拦路;怪虫丑鸟,不时惊现。一切恐惧,源于未知,我和爸爸逃到最前面,边跑边喊:“妈妈,奶奶,你们快点走,雷声很大,等一下下大雨了,我们在山谷里,很危险的。”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我听不到她们的回话了。向下,向下,再往下!别停,别停,不要停!一个拐角,突然响声四起,水滴四溅,瀑布就躲在那个神似雄狮的巨石身后,咆哮着奔向悬崖,撞击出朵朵水花。闪电在那一刻刺向了对面的那个山头,电光照耀“雄狮”长满苔藓的脸;雷声则如同是那“狮子”的吼声。我们顿时吓得心惊胆寒,迅即狂奔往山下跑去。

路上阻碍重重,终于在拨开最后一片芭蕉叶后,我和爸爸看到了温泉的泉眼。随后,另两拨人也安全到达。那边乌云被山挡住了,这边已是阳光普照。泉眼旁有一条急速潺流的“黄江”。黄沙在江中翻滚着,泉眼却无比静谧,氤氲着雾气。

我捧了一把泉水擦在手上、脸上,一切紧张、恐惧都消失了。

指导老师 林洁

打开的天空

——读寓言《井底之蛙》有感

■温州市南浦小学五(12)班 朱相忆

青蛙说:“天空只有井口那么大。”我笑了,笑它傻,笑它目光短浅,笑它不知天高地厚。

笑完,我问自己:“我的天空很大吗?”

清晨,当第一缕阳光照在我白色的被子上,我才发现我的天空只是两挂窗帘之间的缝隙。天空是宝石蓝,是水晶蓝,还是静谧蓝,已经不重要了。重要的是天空被裁剪成小方块了。

也许你会说,去上学天空不就大了吗?

不不不,你想多了。每天去上学,刚下楼就有铁盒子带着四个轮子在等我。我坐进去,天空就变成了一块块环绕四周的椭圆形。透过玻璃,我只看到笔直站立的行道树不断后退,只看到耸立的高楼大厦飞奔而来。

也许,你又会说,到了学校,天空不就无比广阔了吗?哦,你又错了。刚进校园,我就只能老老实实待在一个叫教室的地方。天空又变成了那里的一扇扇窗户,不是让你欣赏天空的美丽,而只是为了让阳光投进来,让你看清书本和黑板上的字迹。

也许你又会说,到了双休日,你不就自由了吗?哼,不可能。每天,就只能在各个学习班之间来回奔波,我的天空,已经被作业和学习班压得窄窄的小小的。

其实,我的天空应该在乡下。门前的大黄狗,依旧在自己的窝里睡懒觉;那只小猫兴奋地在院子里追逐;花公鸡在房檐上踱来踱去……

其实,我的天空应该在稻田。踢翻了那家的鸭子,踩坏了这家的秧苗。捉泥鳅,捞田鱼,看金黄色的稻浪在晨风中起伏,看晚霞照在劳作了一天的耕牛背上……

其实,我的天空应该在海边。吹着凉爽的海风,追逐一只只螃蟹,捡起一个个贝壳,光脚踩在细软的白沙上感受浪花亲近的情意……

只有在这些时刻,我的天空才会变得很大很大。可是,美好的时光总会在指缝间悄悄溜走,在傍晚,我总会被妈妈拉回家,重复以前的生活。

妈妈,我不要做井底之蛙,我要打开的天空!

指导老师 蔡爱武

我是一片叶子

■温州市实验小学三(1)班 何佳静

我是一片叶子,在大树爷爷的呵护下,快乐地成长,从一片小嫩芽变成了一片大叶子。我度过了春天、夏天,看见小鸟在我身上唱歌,看见小虫在我身上爬行,看见蜻蜓在我身边飞行……

秋天来了,我换上了一件金黄色的衣裳,可是总觉得身上痒痒的。突然有一天,一阵秋风吹过,我觉得身体晃晃悠悠的,像人类换牙一样,又开心又害怕。秋风越来越大,只听“啪哒”一声,我脱离了大树爷爷,在空中盘旋着,像一只黄色的蝴蝶在空中跳着优美的舞姿。这时,风小了一点儿,我开始我的旅行了。

我落到了草地上,一只小虫子爬了过来,钻了进去,说:“这是我的被子!今晚就不怕风吹雨打啦!”小虫子睡着了,一阵大风吹了过来,把我吹走了。我看见小虫子在冷风中瑟瑟发抖。

我落到了小河里,一只水蜘蛛游过来,说:“我终于有一艘快艇啦!”我带着水蜘蛛一起顺流而下,一路上欢声笑语。水蜘蛛像一位了不起的船长,指挥着我向着大海的方向前进。

我落到了高山上,高山美丽极了,草多得像一大堆猕猴桃外表的皮毛散落在这儿。这时,一只年老的蚂蚁爬了上来,它看见我这片叶子,想把我当成滑板车,说:“下山不会累啦!”老蚂蚁开心地说。它坐在了“滑板车”上,“哧溜——”从山顶一直滑到了山脚下。

我还落到了很多地方,最终,我回到了大地妈妈的怀抱,让泥土变得更有营养。

指导老师 闫琳

破茧

■平阳县鳌江四中八年级 吴子萱

那是一个晴朗的日子,太阳挥洒出的光彩辉映在每一个角落,却无法穿过那阴影,照进那栋白色的小公寓,连接那传出的断断续续的钢琴声。

“错了,又错了,能不能用点心啊!简单的曲子都不会,怎么考级啊?”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子指着面前低着头的男孩,大声数落道。男孩张了张口,想说的话像被什么物体阻住了,硬生生地咽了回去。

数落了一番后,女子嘟囔着走出了琴房,脚下的鞋与地面摩擦,发出的声音很是刺耳。随着“嘭”的一声,房间里只留下了男孩子一个人在发呆。

顺着他迷离的目光,所到之处是绿意盎然的花园。男孩的梦想是当一名生物学家,研究动植物的构造、习性,但他的母亲希望男孩和她一样,成为一名钢琴家。男孩很爱他的母亲,也很怕他的母亲。渐渐地,男孩被这种塑料膜一样的爱包裹着,透不过一丝气来了。

他就这么呆呆地坐着,直到一片绿叶上的黑点移动了一下。他走到窗边,看着那毛毛虫在绿叶上蠕动,缓慢拖着那肥胖的身躯。他站起身,走到了花园,想要更近一步观察那虫子。

忽然间,目光瞥到了挂在不远处树上的绿色悬挂物。真可怜,是被关在茧中的毛毛虫吧。他想着,伸出手想摘,想帮毛毛虫破开茧,变成蝴蝶。但当他的手还没碰到那茧时,那茧破了一个小口,里面的蝴蝶正奋力地挣扎着想要飞出,用尽全力地撕咬那个小口。

它挣扎着,挥舞着翅膀,不停地破坏那个茧。口子慢慢地增大了,蝴蝶像一头愤怒的公牛,一下子冲出那个口子,耀武扬威地在空气中炫耀着自己的胜利。

那一刻,男孩的心泛起了涟漪。蝴蝶破茧了,那他呢?他依旧被茧包围着,他是不是也应该反抗一次母亲,破一次茧呢?

看着在空中飞舞的蝴蝶,男孩鼓足了勇气,向母亲房间跑去。不管这次破茧成功与否,他都要挑战,挑战破茧。

蝴蝶在空中飞舞,太阳的光芒也终于划破了阴影,照在了公寓上……

指导老师 陈宜

母亲的手

■温州育英国际实验学校2019级(10)班 徐赵初

母亲的手总是让我记忆深刻。在无数个日子里,母亲的手总是牵着我的手,我们一起走过了许多日子。

最早的牵手记忆,是去幼儿园的第一天。一大早,母亲把我叫醒,说:“儿子啊,今天妈妈带你去上幼儿园,那里有很多玩具和小朋友。”我望着母亲,母亲也望着我,无比温柔。太阳柔柔地透过林荫大道,路上阳光斑驳,风轻悄悄的,母亲一袭碎花长裙,温润柔软的大手牵着我的小手,那一刻,母亲满脸笑容,我脚步轻快,不时地来几个小跳步。

晚上沐浴后,我换好衣服,对母亲说:“妈妈,来陪我画画。”母亲听见我的声音就好像听到了上司的命令似的,立刻放下手中的碗,来到我身边。母亲的大手握住我的小手,拇指和食指紧紧地捏住我的手指,教我握笔的手势,引导着我用蜡笔画画,边画边说:“这是教室,里边有很多玩具,你看,这个小人就是老师……”

上小学的时候,一天晚上,疲惫的我拖着无力的身子回到了家。正在烧菜的母亲跑了出来,帮我把书包从身上卸下,我看见她一脸的汗,一桌子的佳肴发出诱人的香味。饭后,我说:“妈妈,你能陪我打会儿乒乓球吗?”“行行行。”母亲连声答应。夕阳西下,去往乒乓球场的路上,修长的母亲在左边,矮小的我在右边,大手牵着小手,我看到母亲的食指上缠着纱布,有一点红红的血痕透出来。在我的追问下,母亲云淡风轻地说,切菜不小心。这一次,我没有打乒乓球,也没有调皮,轻轻地拉着母亲的手,沿着球场的跑道,走得很小心……

上了初中。一次,母亲特意给我送来了一顿夜宵,我很开心,母亲也一直看着我笑。餐后母亲说:“儿子啊,我们出去走走吧,不要总是坐着。”

一路上,我和母亲悠闲地散着步。我突然发现,印象中原本高而瘦的母亲现在明显矮我一头,面容也憔悴了,眼角布满鱼尾纹。我下意识地拉起她的手,发现她的手变瘦了,皮肤明显松弛了,青筋突出,黄褐色的斑点也隐约可见。我的眼睛湿润了,不想让母亲知道,忙转过头去。一路上母亲问了我很多问题,这次我很耐心地回答。

迎着星光,伴着月色,高瘦的母亲在左,强壮的我在右,我们一路向前走。这一次,是健硕的大手牵着已显瘦弱的大手……

指导老师 王国平

奶奶的石榴树

■永嘉县东方外国语学校2019级(7)班 董肖肖

记得家门前曾有过三棵石榴树,矮矮的,小小的,却长得茂盛,惹人喜欢。

那是奶奶从山上带回来的,也是她亲手挖了深深的坑栽在家门前的。奶奶说一棵是我,一棵是姐姐,还有一棵是哥哥。

一开始,三棵树总是蔫蔫的,弱不禁风的枝干竭力挺着,稀疏几片暗绿的叶子,无精打采地挂在枝尖。路人都说这三棵石榴树不是什么好苗子,活不长 ,就算坚持了下来,也结不出什么果子,开出来的花也不大漂亮。奶奶每次听到这些话时,总是默不作声,但闲暇时总能看见她坐在板凳上望着那三棵蔫蔫的石榴树。

此后,每天早晨都能听见奶奶早起咳嗽的声音,瞧见她挑水的身影。夏天,她总是去山上挑那山涧里的清凉甘甜的泉水,用几片大树叶子护着,一路挑到家里,滋润着树下的土壤。冬天,她也执着地为瘦弱干裂的主干裹上棉布,阻挡寒潮的来袭。奶奶总是对着我们三兄妹念叨着,等到夏天,石榴开了花结了果,她一定要把树上最大最红的果子摘下来给我们,剩下的再分给邻居,让他们尝尝我们的树结出的果子是多么甘甜。于是,我们也总帮奶奶去挑水,为石榴树施肥,偶尔也抓抓树上的虫子。傍晚总是排排坐在板凳上托着下巴痴痴地望着石榴树,幻想它们结出这个世界上最大最红的果实。

第一年,石榴树没有开花,更没有结果。我们失落极了,便把石榴树抛在脑后。只有奶奶仍然每天早起,精心照料着它们。

第二年,石榴树开花了,没多久,便真的结出了又大又红的石榴,像火球挂在枝头。我们三兄妹又惊又喜,捧着火红的石榴四处炫耀,到了晚上也不舍得吃掉,抱在怀里,做了个甜甜的梦。

路人都对这三棵石榴树赞不绝口,偶尔也有几个顽皮的孩子摘下几朵鲜艳的石榴花别在耳旁,摇下几个硕大的果子,偷偷藏在衣服里仓皇而逃。他们似乎忘记了这三棵树从前那扭捏的姿态。奶奶听着他们的夸赞笑得合不拢嘴,一双眼弯成了月牙,脸上常常泛着红光,似乎他们夸的不是树,而是三个由奶奶精心培育的孩子。

石榴花开了一年又一年,石榴树的个儿却一点没长,只是越发茂密。我们也年年坐在树下吃着大石榴。

九岁那年,村里修建公路,家门前的三棵石榴树被迫移到了山上去。移植那天,天气很好,蓝天干净得没有一丝云彩。我们陪着奶奶把树移到了不远的山上,一块有阳光眷顾、有溪水滋润的空地。微凉的山风掠过我们,掀起了我们的衣角,吹乱了奶奶稀疏的头发。我们默默地注视着三棵石榴树,丝丝冰凉的泪不知什么时候已滑下脸庞。它们挥舞着枝条,落下片片青翠的叶子,像在和我们做最深情的告别。奶奶走上前去抚摸了三棵树的树干,并自言自语地说,这才是你的归宿,也是我的归宿。

后来,我离开奶奶,到城里读书。与奶奶相处的日子渐渐少了,无法再与哥哥姐姐一起在田野肆意奔跑。我时常想起曾经在家门前的石榴树,在深山里的石榴树。

指导老师  何文锋

告小读者

超级新苗火热投稿进行时

投稿邮箱:wenduxinmiao001@sina.com

凡在《新苗》版面刊发作品的小作者,请在稿件见报一个月后到温州都市报稿酬领取处(市区公园路105号温州日报报业集团大厦808室),凭稿件见报当天报纸和学生证件领取稿酬(周一至周五工作时间)。

咨询电话:88096791

本刊编辑部

下载APP“掌上温州”

打开“教育亲子频道”

可以查阅《新苗》刊发的作品

编|孙立彭

审|王思宁


分享到:
分享按钮
文章来源 温都网  网络编辑:邵海若  
相关推荐:
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法律顾问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Copyright © 2008 - 2009 wendu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:0577 -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:0577-85855678
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   备案号:浙网信办〔2014〕27号 浙ICP备09100296号-7 浙BBS2009008 QQ客服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 
 
报料 @温都 QQ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