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苗|2022年7月31日发表作品 投稿邮箱:wenduxinmiao001@sina.com

发布时间:2022-07-31 14:55    浏览量:0    

黔灵山的猴子

■瓯海区实验小学集团前汇校区三(6)班 夏墨函

两年没出去旅行了,这个假期,爸爸说带我们回四川老家,我太开心了。

妈妈说难得时间这么充裕,第一站就飞贵阳玩玩吧!我兴奋地在地图上查了一下温州飞贵阳需要经过四个省,还从网上搜了贵阳最好玩的黔灵山公园,那里有野生金丝猴。

接下来,我就兴奋地期待着。

去黔灵山的出租车上,司机再三警告说,黔灵山的猴子很野很聪明,千万别带食物进公园,否则会被抓伤。我跟妈妈吓得够呛,把背包里所有能吃的都给吃了。

刚进入公园,树枝响动的声音都没有,更别提小猴子了。但没过多久,我第一个发现了两只小猴子,它们正在山坡上打架,一只拍打着另一只的头,另一只咬着对手的尾巴,打得不可开交。我们一边看着“拳击手”的表演一边往前走,最后来到了一条开满了五颜六色花朵的小路上,并发现了很多猴子!

一路上,有的猴子向别人伸手讨东西吃,有的从树上滑下来凑热闹,还有的看着我发出呜呜的叫声,像在说:“给我点东西吃吧!”

我还在好奇地观望时,一不留神,一只红屁股的大猴子直接抱住了我,并抓住我插在口袋里的手。

我吓坏了,正在拍照的妈妈也被吓得冲过来把猴子赶跑了。冷不丁地被猴子正面袭击,想着出租车司机之前的警告,看着手臂上留下猴子那泥呼呼的爪印,我开始有点害怕了!

妈妈看出了我的害怕,特意请教那卖猴粮的奶奶教我喂食,奶奶教我要一手拿石头一手拿猴粮,因为猴子看到石头就会跑!

我忐忑不安地学着奶奶的样子,正准备把左手上的红薯条给小猴子吃时,一只大猴子跑了过来打那只小猴,我气得出示右手的石头给大猴子看,果然灵验!大猴子一看就吓得跑了个无影无踪,可是小猴子估计长期被大猴子欺负,胆子太小也吓跑了。

慢慢地,我不再害怕,专找那些老弱病残的猴子喂食,看到那些仗势欺人的大猴子,我就出示石头吓它们,看着它们抱头鼠窜的样子,真开心!

回来的路上,我把手放在口袋里。那时候,我的口袋已经比我的脸都干净,可还是引来了一只吃货猴,以为我口袋里还有好吃的东西,再次抓住我的手向我口袋里看,这次我不害怕了,哭笑不得地看它在我的手臂上留下了又一枚“徽章”。

黔灵山的猴子果然很野很聪明!如果你不想被袭击,一定要记着:左手猴粮,右手石头!

指导老师 许慧苗

图片.png点击看温州都市报2022年7月31日4-5版报道版面图

落地窗

■温州市广场路小学 陈铸盛

有天窗,有门窗,有百叶窗,我最爱坐在我家的落地窗前,欣赏着眼前这诗画般的世界。

落地窗,透明的玻璃犹如空气墙,看不着,摸得着。我无聊时,就会对着它哈一口热气,再用手指画画。

夏天,雷阵雨来了,孩子们特喜欢去踩水坑,可大人们就是不许:“快回家吧,会感冒的!”天真的孩子们就这样被叫回了家。这时候,落地窗就成了唯一的慰藉,孩子可以从落地窗看这阵雨,看雨是怎样在窗户上比赛跑步。

下午,当我被逼着去写作业时,也许忘不了操场上那滚动的足球,那同学们的欢笑,我会偷偷地瞄上一眼,这时候,落地窗又是我唯一的慰藉。

晚上,我睡不着时,落地窗还是我唯一的慰藉,透过它,我可以数着天上的星星,可以欣赏外面的夜景,还可以……

我会从那新芽上的一片绿叶、一朵花儿,想象到一棵棵绿树,无数红的、白的花;我会从那一缕雨丝,想这也许是一条白蛇、一条晶亮的围巾……

落地窗是一扇会安慰人的窗,我喜欢它!

指导老师 陈素园

放映前

■龙湾区外国语小学五(2)班 孙亦彤

走进电影院,电影还没开始上映。

灯光照射着整个影厅,偌大的银幕上灰蒙蒙的一片,一排排空空的座位,显得颇有些孤单。我快速地走上台阶,放眼望去——

一个五岁左右的男孩,缓缓地走进影厅,见到这么多的座位,愣了一下,向后退了一步。他捏了捏衣角,从兜里掏出电影票,低下头,仔细地瞧了瞧,慢慢地走向座位,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呆萌:“怎么才这么几个人呀?”稚嫩的声音,让人感受到他的可爱。

一位女子快步走过来,抓住了小男孩的一只手:“别乱跑!”语气中略带一丝责备。她拿出手机,瞟了一眼时间,便匆匆地拽着小男孩往最后一排跑,她那深棕色的长发披在肩上,一甩一甩的,时不时有几根淘气的头发会翘起来,背在身上的黑色包包,发出的撞击声音,在宁静的大厅中格外响亮。

一位中年男子抬起头,四处张望了片刻,举起手,挽起袖子看了看手表。他皱了皱眉头,扯了一下西装领带,匆忙地向外跑,显然是有什么急事。

“妈妈,我渴了。”小男孩坐在座位上大声嚷嚷,拉着妈妈的双手不断地晃动着。妈妈不耐烦地埋头在背包中寻找矿泉水,脸上的微笑消失得无影无踪。“妈妈,快点嘛!”妈妈气呼呼地拿出水:“别吵啦!电影马上就开始了!”

前排的姑娘二十来岁,长长的麻花辫甩来甩去。她似乎听到了小男孩与妈妈的声音,忍不住转过头,向后望。圆圆的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,脸蛋上泛着点点红晕,既时尚又可爱。

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又蹦又跳地跑着进来,大大的眼睛打量着这个影厅。她好似一只小猫咪,轻轻地走过来。肥嘟嘟的脸庞,红润的小嘴巴,分外有精神,像一个古灵精怪的小鬼头。

离电影放映只剩下不到三分钟了。小男孩又开始闹腾了:“妈妈,我饿了,我要吃爆米花!”撒娇的声音让人无法拒绝。妈妈深深地叹了口气,一脸抓狂地走了出去。

灯光忽然暗了下来,一片漆黑……

飘散的肥皂泡,久违了

■温州市籀园小学五(2)班 夏岑曦

碧蓝的晴空,软白的云层下,银杏叶闪出一片迷人的金色。沿着米白的石子路,一排排挺立着的银杏树,耸立在两边。一群孩童正在追逐着五光十色的肥皂泡。

那就是我和儿时的伙伴。那时我才五六岁,上海是我的安居地。每到幼儿园放学,我和伙伴就会迈着轻快的步伐,走到家旁的步行街。一个朋友“变”出泡泡机,按下开关,悦耳的歌声传来,一大串晶莹剔透的肥皂泡跑了出来。原本围着泡泡机的伙伴们,也就四散追着肥皂泡了,就连发射肥皂泡的小伙伴,也轻轻放下泡泡机,露出“蜜汁笑容”,去追逐肥皂泡了。

而那飘散的肥皂泡啊,回头一笑,调皮地飞走了,好像不想被孩子们抓住。我们穷追不舍,那纯真的笑声回荡在树丛间。实在飘累了的肥皂泡,就会随着风,跟着金黄的银杏叶一起缓缓落下……

回想从前伙伴们调皮的背影,我总会感叹,那是多么美好的回忆啊!而那可爱的飘远了的肥皂泡,一遍遍洗涤了我的烦恼。

有时我会突然一笑:“来来来!我们来比谁抓到的泡泡又多又大!谁敢应战?”我一脸自信,瞪起大眼,双脚叉开,手插着腰,随后哼一声。“好啊!”伙伴们也会自信地“应战”。“啪!啪!”一串串肥皂泡被我们“消灭”了。在啪啪声里,夹杂着孩子们的笑声和脚踩着银杏叶的沙沙声。

那些成功“逃脱”的肥皂泡,从树丛飘向天空,又环绕其间,飘向一望无际的天边……

沉浸在美好的回忆里,我仿佛看见金黄色的秋天,我拿起泡泡机,“开炮!”一声令下,无数的肥皂泡“击打”银杏树,把秋天撞得生疼生疼的,呜呜地哭泣。肥皂泡,便将承载着的希望,温柔地递给叶子,可它自己,却永远、永远消失了……

指导老师 林丽达

当坐在围栏边的高砖墙上

■温州市绣山中学七(8)班 王子泠

成长是一个需要孤军奋战的过程,每人为自己而战。独立,是一个成长间需要跨过的最大难题。当你一个人站立在暴雨中时,又有什么选项呢?没有。绝望会燃烧而起,传送到身体里的每一处神经,那时的人已经处于一个不清醒的状态了,脑里没有了“生死”这个概念,痛苦盖住了理智,那躺在地上呻吟的人,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那么大的意念想坚持下去,一次一次受尽折磨,而那写在基因里的概念,是很难跳出来的。

坐在满是灰的砖墙上,空气中含着水汽,白灰的,远处的山坐落在迷雾中央,呼出的气撕扯着灰白的空气,地上的草叶干燥的茎暴露在叶片外头,低头往后看,是一个个自己深深刻在石头上的脚印,血淋淋的手在冷风中僵硬地无法动弹,那是孤独的感觉。

当然,成长中的独立自由是需要限制的,没有拘束的自由是毫无意义的。

假如把一个人关在围栏里,再给他自由,他会抱怨,但不是实现不了自由。他可以翻过围栏,得到自己想要的自由,但终究有一天,他会回到自己拥有的归属——围栏里面。

一个人终生向往自由,但更必要的是,有拘束自己的归属,这会让人有压迫感,但也会让人安心。

再做个假如,把那个人的围栏拿走,不再给他拘束之地,那个人会感到成倍的落空感,他会不再淡定,而是被无助压抑着,达到抑郁至极的程度,而不再想自由,因为他没有拘束去达成他的自由。

终究,那个人将会被无助埋葬。

没有拘束,有太多自由又有何用呢?

当你打破围栏,终将有一天会把它重新补起。如果你翻上高墙,终将有一天会爬下来,回到围栏内。

围栏、高墙、脚印。

拘束、自由独立、成长。

老牛山望河

■平阳苏步青学校八(1)班 陈俊

“矗立远方老牛山,神牛犁出一道弯……”初听这首颇有民族风味的歌谣,便使我对老牛山充满向往——那屹立在远方的山峰,究竟是怎样的风景?

暑假里,我们来到山西,慕名前往老牛山。

一路上,岩石冷峻,土黄的山坡上略有几簇翠绿,鸟鸣啾啾,荒凉的路边野花野草杂生,这与我心中的美好期望有点对不上号。车子停了下来,父亲说老牛山到了。我下车一看,眼前的荒凉令我顿失所望。

“走吧,也许山顶的风景会不一样呢!”父亲招呼我时,我只好心存最后一丝念想,跟随着父亲向山顶进发。

老牛山不仅荒芜,而且也没有我想象中那样雄伟壮美,更不是民谣中歌唱的那样神秘瑰丽。它只是一个小小的山丘,步行不到半小时便来至山顶就是最好的佐证。山上清风微凉,我裹了裹外衣,朝山脚下望去。

这一看却让我震惊了。

一条宽阔的大河从远处奔腾而来,在老牛山与对面内蒙古交界处劈开了一道巨大的峡谷。峡谷很深,两岸峭壁矗立,几乎垂直于河面。这些峡壁陡峭无比,很难想象,竟是这条大河的鬼斧神工之作。大河向前奔涌,似乎永不停止。裹挟着泥沙的浑黄河水从老牛山脚下奔流而去,滚滚的水流声像一支雄浑激昂的交响曲回荡在耳畔。浪涛一波一波施展着无穷的伟力,“唰——唰——”地击打在我脚下。老牛山下的崖壁,其壮美的景象与方才眼里的老牛山山景截然不同。

“这是老牛湾,穿过老牛湾的,是黄河。”父亲说得很平静,而我心底却不平静了。黄河?黄河!这条承载了五千年华夏文明的母亲河啊,竟然会甘愿绕到这毫不起眼的老牛山小丘,从它的脚下奔流而过。

“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”在古今无数文人墨客眼中,黄河就是雄浑、豪迈、气魄万千的象征。按常理,它穿过的应该是高耸入云的崇山峻岭,而不该是如此平平无奇的老牛山啊。可它却不只胸怀那种雄浑气魄,还涵养这种平凡普通的山丘。

在老牛山上眺望奔腾而去的黄河,不禁吟诵起李太白之诗句:“黄河落天走东海,万里写入胸怀间。”我想,无论何人处在此时此境,心中定然宽广无边。

指导老师 徐宣冬

父与子

■永嘉中学2021级高一(9)班 陈伊荣

他独自一人走在小路上,双手塞进口袋里,低着头,不耐烦地踢走一块石头,嘴里嘟囔着:“老顽固越来越烦人了。”

没错,他又和父亲吵架了。自从母亲去世后,父子俩的关系越来越僵,父亲对他什么都要管上一二,就差在他身上装一个监视器。他渐渐开始厌烦,两人拌嘴的次数是越来越多,要不是街坊邻居的劝解,整个家就会闹翻天。

临近父亲的生日,就算他和父亲的关系再差,身为儿子也该为父亲做些什么。知道父亲思念母亲很久了,他翻箱倒柜找到了父母的合照,他看了看照片里的父亲,嘀咕道:“原来老顽固还有帅的时候。”

傍晚,他背着父亲偷偷溜出家门。当他路过一家小店时停了下来。他想抽烟了。之前父亲没少拿他吸烟的事训他,说他交了不正经的朋友, 迟早会成为一个小混混。他看了看手中的钱,自言自语:“谁让老顽固天天冲我吼,他不让我抽,我偏抽。”他走进小店,买了盒烟,用打火机点燃,猛吸一口:“那么好的玩意儿都不让我抽,还真是老顽固。”随后他走进照相馆,精心打理照片,把照片放进相框里后小心翼翼地放进礼盒,顺便将他写的纸条塞进去。他满意地拿起礼盒,回家了。

当他走进家门时,厨房里传来父亲的声音: “你还知道回来啊。”父亲走了出来,皱着眉头, 显然是闻到了他身上的烟味,“哦,出去鬼混了。” 父亲冷冷地看着他。他阴下脸来,直勾勾地看着父亲,“哟,好漂亮的盒子,交女朋友了……”

“你有完没完?”他将礼盒摔在桌上,冲着父亲大喊,“就那么烦我,那么不想见到我?那好,我走!”说完,他一个转身,跑了。家中传来父亲的叫声,“走了就别给老子回来!”

回去?真是可笑。他一声不吭地走在小路上,脑中不断回放着刚才的画面,他挥了挥手,想忘记刚才的一切,可是没什么用。夜已深,星星布满整个天空;路上,一旁的路灯照着他落寞的影子,他叹了口气,不知今晚该怎样度过。他想回去,可是一想到老顽固那张怒不可遏的脸,他又不愿回去。不知不觉中,他来到了儿时玩耍的小树林。那时母亲尚在,父亲总是背着他满林子地跑, 而他总是咯咯咯地笑……

他迟疑了下,还是走过去,找了个位置坐下。是什么时候和父亲闹僵,他忘了。一阵风吹过,树叶沙沙地响,林子里时不时传来几声鸟叫。他就这么坐着,抬手抓了被风吹落的叶子。他握着叶子,盯了好一会儿,无奈地笑了笑,放开了手。 风还在吹,叶子随风飞向了高空,不见了。

他隐约看见了一束光。本以为是幻觉,可是之后他清楚地听见了父亲在唤他的乳名。他有些惊讶,但没有回应父亲,坐在原地一动不动。父亲找到了他。两人就这么看着彼此,在灯光的照射下,他看见了父亲脸上的皱纹,头上的白发。父亲是什么时候老了的呢?他不知道,他甚至不知道父亲已经老了!看着苍老的父亲,他鼻子一酸,突然站了起来,一把抱着父亲。父亲愣了一下,有些哽咽地说:“我们回家。”

回家后,他看见被自己扔在一边的盒子,趁父亲不注意,取走了盒子回到房间。他开了灯,慢慢地打开盒子,拿出里面的纸条,用笔改了下就放回去,关了灯睡觉。

等到了父亲生日那天,他早起将礼盒放在了父亲的床头便出门上课了。当父亲看到那礼盒时有些疑惑,打开盒子,他看见了他和老伴年轻时的合照和那张被改过的纸条。纸条上写着:爸,生日快乐。在“爸”字上面,“老顽固”三个字已经被划掉了……

指导老师 潘晓

告小读者

超级新苗火热投稿进行时

投稿邮箱:wenduxinmiao001@sina.com

凡在《新苗》版面刊发作品的小作者,请在稿件见报一个月后到温州都市报稿酬领取处(市区公园路105号温州日报报业集团大厦808室),凭稿件见报当天报纸和学生证件领取稿酬(周一至周五工作时间)。

咨询电话:88096791

本刊编辑部

下载APP“掌上温州”

打开“教育亲子频道”

可以查阅《新苗》刊发的作品

编|孙立彭

审|李跃


分享到:
分享按钮
文章来源 温都网  网络编辑:邵海若  
相关推荐:
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法律顾问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Copyright © 2008 - 2009 wendu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:0577 -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:0577-85855678
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   备案号:浙网信办〔2014〕27号 浙ICP备09100296号-7 浙BBS2009008 QQ客服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 
 
报料 @温都 QQ客服